您的位置: 图们信息网 > 游戏

立地封神 第一百八十一章:盈盈玉色总倾城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27:00

立地封神 第一百八十一章:盈盈玉色总倾城

空旷的殿宇之内,风凌月白色裙摆长长曳于身后,琉璃银冠高高束于长发之上,愈发衬托的她气质高华。相比于曾经的倾国绝代,风凌月在继任八极宗宗主之后这半年间,绝世容颜上已隐约有几分风霜之色,但是这风霜之色不但丝毫未减少她倾城之色,反而让她浑身都散发出迷人的气息。

“凌月,会盟时辰已经到了,我们也出去吧。”

风凌月卓然立于高大的殿门,重重玉阶一直延伸到近百丈之外,远方通天柱傲然耸立,广阔的仙域广场绵延到群山之下。

“经过这半年多的努力,终于可以看到一点成果了。”

苏千翎微微一笑,“这多亏了你,如果不是你暗中联合四大宗门,我们也不能占据主动,最终订下盟约。”

“这场盟约虽然订的仍然有几分急,却已经是不得不为,修屠和虞红泪两个人的消息,我担心迟早会走漏出去,早一点结成盟约,也能更好的集合力量应付魔族的冲击。”

苏千翎点了点头,“各个宗门的首领差不多也要到了,我们走吧!”

八极宗和神皇州数十个宗门议盟半年,终于结成盟约,堪称千年盛事,八极宗衰落千年,如今重塑光辉,无论是长老还是弟子都兴高采烈,喜气洋洋。

八门原八大阁主除了苏千翎尽数到场,彼时的敌对之情已尽数随风消散,纵然仍旧存在几分恩怨,在这样的盛事面前也根本算不上什么。

“姬师兄,今日得见八极宗千年盛事,荒某才知道我当年目光短浅,和姬师兄的胸襟比起来,实在望尘莫及。”

姬无极目光凝视九域苍穹,神色间却没有丝毫骄矜之意,经历过当日一战,姬无极心中狂傲之气已尽数敛于无形,如今眼中所及,已只有八极宗千秋伟业。

“千岳兄不必谦虚,当日我孤高在上,即使凭一己之力强行合并把门,如今也必然纷争迭起,宗主有夺天下造化之机遇,他日必定能恢复宗门盛景,现在百废待举,正是我们奋进之时。”

秋韵泓当日和姬无极一战,虽然败的惨烈,但心中却对他生出百般钦佩之情,此刻闻言不由得一笑。

“姬师兄不必客气,如今八极宗能有如此盛景,全是姬师兄一力主持,我们无人不服。”

姬无极见秋韵泓说的真切,脸上也微微露出动容之色,彼此敌对多年一朝为友,其中滋味只有自己能体味。

从前他总以为可以依靠一己之力斡旋天下,现在才终于明白,唯有仰仗所有人的力量,才能够开创真正的大业。

七人身后走过来一个青年男子,朝姬无极拜下。

“父亲,青云宗宗主已到回龙岭。”

经过当日一战,姬无极和姬青云原本冰冷的关系也渐渐回暖,姬青云自然十分高兴,姬无极虽然对姬青云还有几分冷淡,但是谁都知道在他心里这个儿子最为重要。

以姬青云的天赋实力,不多久就能正式成为八极宗的外门长老,以不到三十岁的年龄成为宗门长老,数百年间只有两个人,另一个就是姬无极。

姬无极极目眺望远方,终于深吸一口气,“众位师兄妹,随我迎客。”

“青云——”姬无极率领八极宗长老走在前面,秦倚天叫住姬青云。

姬青云躬身致礼,“师尊!”

“嗯,守卫都安排好了吗?”

“禀师尊,各处要地都已经安排妥当,仙域广场更是固若金汤,另外还有四十八位长老师叔流动巡查。”

姬青云的语气很平淡,但是却透露着十分的自信。

经历过这一系列变动,姬青云已经成长到让所有人叹为观止的程度,即使苛刻如姬无极也从来没有在修为上苛责过他,作为师尊秦倚天自然十分欣慰。

“仙域广场之上你爹和我们都在,量来纵有宵小之辈,也掀不起任何风浪,其他各处要道倒是要更严加防范。”

“是,青云谨记!”

秦倚天看着姬青云,已有三分苍老的脸上舒展出慈爱的微笑。

“等这件大事结束,我就和你爹亲自主持你和鸢儿的婚礼。”

姬青云脸色一红,随即盈满惊喜之色。

“青云拜谢师尊!”

“呵呵,我和你爹斗了一辈子,终究还是我胜了。”

姬青云何其聪明,自然明白秦倚天言下之意,不由得暗暗一笑,无论是姬无极还是秦倚天都是八极宗一代宗师,却相互斗了数十年,即使最终化敌为友,也还要争一个高低。

秦倚天喟然一叹,“这话说起来也不过自我安慰罢了,论真实修为,恐怕如今十个我也不是你爹对手。”

姬青云听出秦倚天语气中寂寥之意,微微一笑,“江山代有才人出,谁又能说一定会笑到最后。”

秦倚天眼中一亮,看着姬青云的眼神愈加和蔼。

“呵呵,说得好!”

空桑城群山巍峨绵延,初春的风扬起烈烈风幔,白色的烟云随着风弥散在群山之间,苍山朦胧中,风凌月卓然立于玉阶之上,身后八色流光隐隐闪烁,眉心紫阳天鸢流转着碧青色的光芒。

若论倾国绝代,无人能和风凌月相比。

“宗主,副宗主已经将各宗宗主迎过囚龙谷,即刻就要到了。”

风凌月凝视苍穹深处

,似乎在思量着什么,闻言收回疏落的目光,眸中已尽是庄重与威严。

“知道了——”

“师父,盟誓大典有什么疏漏的地方吗?”

苏千翎走到风凌月身前,轻轻帮她将碧玉压在玉带之上,唇角生出三分笑意。

“凌月,你也会有紧张的时候么——盟誓大典我已经检查了三道,没有任何疏漏,任何可疑的隐患都已被我尽数抹去。”

风凌月眸中犹疑之色微敛,随即说道,“雷霆师叔回来了没有?”

苏千翎微微一怔,随即说道,“前两日已经回来了,怎么了?”

风凌月缓缓舒了一口气,“没什么师父,凌月只是担心会生出什么变故,所有不免想的多些。”

本溪什么医院治牛皮癣
济源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
铜川治疗前列腺炎费用
本溪治疗牛皮癣费用
济源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